莎士比亚百科

广告

争鸣:文学批评应该介入什么现实?(一)

2012-05-02 08:31:41 本文行家:mo63160366

如果在一篇批评文章里批评家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很一般,那么它就是一篇很一般的批评文章。如果在这篇文章里根本找不到批评家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,那肯定就是一篇不好的批评,至少是一篇空话连篇的批评。

文学批评应该介入什么现实

如果在一篇批评文章里批评家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很一般,那么它就是一篇很一般的批评文章。如果在这篇文章里根本找不到批评家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,那肯定就是一篇不好的批评,至少是一篇空话连篇的批评。

■批评要多说实话,少说空话,这本来是一条最起码的要求,现在却成了高标准严要求。我们对文学批评的现状不满意,不认同它形势大好,连中好都不是,说小好都勉强,就是因为有太多的批评文章空话连篇,连最起码的要求都达不到,只有一小批说实话的文章在支撑着那个小好。

本世纪初,靠天津师大汤吉夫教授提携,滥竽充数地在小说学会里混了几年。留下的最美好的记忆之一,就是学会里有一帮年轻的批评家。不能要求一个人一辈子不说一句糊涂话,但这些青年批评家说的话确实明白话居多。后来被学会依民政部的规定劝退,其所以对民政部耿耿于怀,总觉得他们多管闲事,主要的原因,就是失去了不少听明白话的机会。听人说明白话是一种享受。我那时还有一点点盛气的残余,心中有两个宏愿,一是拿一本驾照,二是弄一个硕士学历。前一个自认为相当困难,倒是顺利实现了;后一个原以为相对不难,却被专家教授们兜头泼了三盆冷水,一盆比一盆凉。第一盆是你根本考不上硕士研究生,第二盆是你连大本也考不上,第三盆是你参加高考60分的作文也未必能拿到40分。想想真是那么回事。现实很残酷。只好安慰自己,冷水再凉,终是零摄氏度以上,低于零摄氏度,就不是水了。因此对青年批评家们更多了几分敬意,人家最慢的都在读博士了,快的已经是博导了。虽然当面仍直呼其名,也接受称我为「陈老师」,心里却是把他们视为我的老师的。然而,别来一晃三年五载,三五年河东,三五年河西,风流云散,时运各异,有的入朝,有的在野。从报刊上看他们的文章,在朝的与在野的渐渐有了不同,原也正常。在朝的身不由己时多说了几句糊涂话,堪可理解。其实让我界定自己,我也是个在朝的——参加革命已经超过一个甲子,党龄即将满30年,还当过省作协副主席,深知该糊涂的时候稍微糊涂一点,并不会因此就被别人当傻瓜卖掉。不过也有一条线,在理论问题上不能糊涂。你说形势大好,我也跟着说大好形势,不难。若问好在哪里,我可以唱红歌:「我们走在大路上,意气风发斗志昂扬」,若是叫我跟着说因为饿死人了所以形势大好,我不干。因此,读了吴义勤老师的《在期待与质疑中前行》(《文艺报》2012年2月15日),就想起曾经听说——听说而已,没有真看见过——国外大学里有种做法,如果学生对老师在授课中的某个说法有疑问,可以向老师申请上一堂讨论课。照猫画虎,就想跟吴老师讨论讨论「文学应该介入什么现实」的问题。这是学生跟老师的讨论,学生说了糊涂话时,不丢人。
作者:陈冲

分享:
标签: 文学 文学常识 文学批评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